Posted on

小草app加载错误

() 前方的黑云近在咫尺,经过长达2天的行驶,格拉斯哥帮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,曼德尔城。

………

现在还只是下午,但车窗外的天色已经变的非常昏暗,道路两旁开始出现人们居住过的痕迹。

零星的简易房屋在路边随处可见,公路延伸出的小路尽头还有大片的平房区,看样子应该是很久之前被遗弃的村落,房顶的瓦砾残缺不,多数墙体也已经坍塌,从远处看像极了电影中经常出现**。

从路过的村落规模来看,鼎盛时期的曼德尔城应该非常繁荣,一路上距离曼德尔城不远的地方至少有7,8个大型村落,小型的村子更是数不胜数。

…………

夏风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的村落遗迹,配合着昏暗的天空,眼中尽是一片末世之景。

“哎,建立起一座村子可能要付出几代人的努力,就因为一场天灾,这么多房子就被遗弃了。”

开车的凯特目视前方,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天灾席卷后的土地无法耕种,况且曼德尔城已经沦陷,这些村子的居民想要继续活下去必须舍弃家园。”

夏风叹了口气。

“道理我都懂,只是现在亲眼看到这幅惨状,怎么说呢,心里还是挺复杂的吧。”

思念caty清纯又快乐

维娜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夏风,我知道你是第一次进入这么危险的地方难免会有些紧张,放松点,不要胡思乱想,我们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………..

很快,地势开始变高,道路两旁出现大片的枯树,看样子像是攀上了一座丘陵。

视野开始急剧受限,三辆车加足马力,保持着匀速开上了一段长长的上坡。

………..

5分钟后。

地势终于趋于平稳,凯特将车停在路边,另外两辆车也跟着停在了后面。

打开车门,维娜率先走了下来,当夏风拉着龟龟的手最后一个从车上跳下来时,整个人彻底被眼睛的景象震撼住了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就是曼德尔城。”

山坡下,一座恢弘庞大的巨型城市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…………

无尽延伸的街道交叉在城市中,高低不等的建筑屹立在街道两旁,一眼望不到边际.

一条早已干枯的河流从城市中穿过,将曼德尔城分成了南北两个城区。

在远处俯视,整座城市的布局十分规整,从建筑的造型上来看大致可以分辨出学校,公园,医院,以及高楼林立的商业区,居民区,中央广场等等。

只不过,曾经的喧嚣已经不在,经过两次天灾洗礼的曼德尔城,已经变成了充满死亡与绝望的灰白色。

建筑的墙体残破不堪,有些已经倒塌,整座城市静默着毁灭,萧瑟的寒风穿过街道,仿佛在演奏着一首终焉之歌。

………

夏风之前曾在脑中幻想过无数次曼德尔城的样子,但真的看到后,还是有些被震撼到了。

这座城市……..也太大了吧。

看出了夏风的惊讶,旁边的凯特沉声解释道。

“27年前,曼德尔城是乌萨斯北方最大的贸易城市,因为距离谢拉格非常近,从喀兰圣山运出来的货物基本都在曼德尔城转运,再加上周边矿产丰富,自然资源充足,这里的经济发达程度曾一度领先乌萨斯的所有内陆城市,城市规模也是一扩再扩,最终发展成了你现在看到的程度。”

“那还真是厉害啊。”

“不光如此,因为当年的曼德尔城物流发达,导致很多生意人前往这里,外来人口甚至超过了乌萨斯本地人,随着时间发展,这里渐渐变成了一个多种族构成的多元化城市,最后甚至还出台了只适用于曼德尔城的专属法律。”

夏风点点头,如果要比喻的话曼德尔城就像是一个行政特区,这座屹立于乌萨斯边境的北方城市,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专属文化。

只不过,这一切随着一场天灾的降临,部化为了灰烬。

………..

维娜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曼德尔城遗迹,没说什么。

她从吉普车的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小箱子,打开后放到了地上。

夏风有些好奇的凑了过去。

“维娜,这是什么?”

维娜从里面拿出一堆圆弧形的金属板,一个个分给了众人。

“这是防止源石感染的空气防护罩,记住,进入城市后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要把他摘下来,如果遇到非摘不可的情况,间隔千万不要超过3分钟。”

夏风小心的接过防护罩,拿在手中,感觉这种东西要比普通口罩厚实的多,并且不能随意折叠。

戴在脸上,呼吸完不受任何影响,说话的声音也可以正常传播。

夏风自己戴好后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,俯下身子准备帮旁边的龟龟也戴上。

只见龟龟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需要这个。”

夏风一愣,随即马上想起来,龟龟她已经是一名感染者了。

把防护罩分发给众人后,维娜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将瓶子里的药丸分给了大家。

“每人吃一颗,这是抑制血液与源石物质融合的药物,虽然会有轻微副作用,但总比染上矿石病强。”

夏风接过一颗药丸。

“这种药会有什么副作用?”

“如果是体质不好的人,服用后可能会出现头晕,四肢无力,心脏负荷加重引起的胸闷等症状,不过,你必须吃下去,这是命令。”

夏风点点头,把药丸吞了下去。

维娜非常负责任的看着每个人都吃下药物,对她来说,她已经不想再看到同伴染上恐怖的矿石病了。

最后。

维娜从箱子的最下层拿出了一根针管。

“这是我花大价钱从哥伦比亚搞到的矿石病抑制剂,也是我们之中的某人一但确认染上矿石病的最后手段。”

维娜拿着这根小小的针管,认真的看着众人继续说道。

“我们的防护措施并不专业,不论是面罩还是药物,都无法百分之百确保我们不会染上矿石病,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请每个人都记住。”

众人认真的看着维娜。

“听好了,如果一但确认自己染上矿石病,在源石物质没有与血液融合之前,请马上注射这支抑制剂,这是目前世界上最顶尖的生物技术,它会瞬间将你身的血液凝固,使脏器进入休眠状态,24小时内,针剂中的药物会自动将源石物资从血液中分离出,成功率高达80%。”

夏风刚要说什么,维娜接下来的话马上打断了他。

“不过有一些东西你们要提前知道,在染上矿石病到源石物质与血液融合的过程中,我们只有大约5分钟的时间,也就是说,一但感染超过5分钟,这根针剂就失去了作用,到时候我们就只能接受彻底变成感染者这个残酷的事实,还有一点要说明,如果没有感染矿石病的人注射,它会给普通人的血细胞造成巨大损伤,所以大家的判断一定理智,果断,准确,都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!”

众人齐声答道。

维娜把注射器握在手中,看着众人的眼睛。

“还有最后一件事,也是最重要的事,那就是,这种抑制剂只有我手中这唯一的一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