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黄片不要钱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事实上,戚笼扮演薛保侯,最担心的便是枕边人的察觉,现在的赵小宛、耶律小蛮,包括薛保侯在关外那几十号姬妾,这薛侯爷可是个标准的好色之徒,凡是美色,只要看上眼,必定纳入府中。

而‘薛侯爷’刚刚回来,一晚上‘忙于军务’,自然没工夫布施雨露。

一大早,小婉夫人便带着近二十位侍女,跪拜在门口,说要替侯爷洗漱,然而却得知侯爷一大早便起来了,正在校场上检验大军。

“奇了怪了,侯爷回来之后,怎么这么认真?”一位贴身婢女小声道。

她可是知道自家侯爷作风的,练武时玩了命的练武,寻欢作乐却也极尽欢愉,有时还拉着一群美婢美妾大开‘美人宴’,标准的时间管理大师。

怎么这一次归来,变的这么‘苦行僧’了?

小婉夫人平静的看了对方一眼,顿时把这小美婢吓的禁声,“回去找嬷嬷,自罚二十鞭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“既然侯爷如此用功,咱们这些妇人也不能给侯爷添堵,们都下去吧,明日早起一个时辰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小婉夫人赶走了一众美婢,两弯淡淡的蛾眉颦了一下。

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

莫非吞噬了龙脉后,侯爷心性有了变化,更加注重大业了?

若真是如此,那可就太好了,侯爷无论资质、出身、实力都是一流,唯独性格中的傲慢和自大,却可能在未来成为致命破绽,自己虽然经常提点,但也无法真正改变对方。

她沉吟了下,招来最贴心的一个嬷嬷,小声道:“昨日侯爷带回的友人中,有一个美丽女子,打听到来历了吗?”

那嬷嬷摇头,迟疑了下,“那女子很奇特——”

“哦?莫非她是个聪明绝顶的角色?”

“那倒不是,这女子吃了就睡,睡了就吃,我们屡次想试探,都没找到机会。”

“我看侯爷昨日带回来的几人都颇为不凡,夫携友归,做妻子的,不能不好好招待,这样,去取千年银珠粉熬成汤,再吩咐厨子,用关外运来的珍珠鸡、火焰鲨、奔山羊做几道小菜,我去招呼一下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等所有人都离开后,这位武平军府第一名妓才自言自语,“侯爷,您的目标终于达成了,但您可不要忘了娶妾身入门时,所承诺之事。”

而在大校场中,这些千挑万选的精锐正在磨练武艺,一时间,刀光狰然,煞气冲天,又或是骑兵冲杀,人马合一,震地如雷,飞沙走石间,十骑似百骑,百骑胜千骑。

有一种说法是,上过战场的武人才算是真正的武人,还有一种说法是,只上战场的武人只能算是撕杀汉,算不得武道门人。

这两种说法都是对的,耳听六路、眼观八方、意气君来骨肉臣,杀人不颤,出拳放胆,能用拳术在复杂沙场上见真招的,基本上可以说是拳术上身,可以靠本能行事了。

本能即拳术,拳术亦是本能,能破此关,拳术突飞猛进是必然的。

但为什么说,只上战场的武人只能算是撕杀汉呢?也很简单,因为说到底,杀人无非那几个套路,靠本能行事,能不能把心沉下来,再沉下来,去领悟拳术中最深奥复杂的精神变化?

越是百战悍卒,杀性就越重,一旦骨子里全是杀意,再想脱身出来,‘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’,那就很难了。

而关外的精锐强就强在这一点上。

只见在沙场之中,风水煞气随着风水道人的掌控,时而化作刀山剑池,时而在人心头裹上层层火翳,又或是突然泰山压顶。

这不仅是考验,还是一种‘天人合一’的状态,让人时时刻刻参与天地自然的演化,只有这样,才能借助天地自然的力量,摆脱杀意的控制。

正所谓心忆者犹忘饥,心忿者犹忘寒,心养者犹忘病,心激者犹忘痛,而借助这种风水煞气的演化,脱离杀意,并且掌控杀意,甚至形成一种专以杀戮而证道的武道,便是关外著名的杀戮武道。

而曾经的薛保侯,便是杀戮武道的集大成者。

中军大帐中,戚笼根据模糊的记忆,打开了暗道机关,取出了薛保侯一身所修的武道秘籍。

碎钢手

万兽杀法

血战十八掌

魔极烈焰拳

堆骨叠肉千人斩

活肉蒸白骨

乾坤俱灭

……

戚笼津津有味的看着,心血来潮之下,还动手演练一番,比如血战十八掌,便是一种激血而出,并借助血意凝成掌劲煞气,杀人于无行的的功夫。

补空道、拳气合一的变化中,就有这一层技巧。

戚笼隔空一掌,掌心血光一闪而逝,十丈开外,一面青石砖‘噗’的一声,表面没有任何变化,本质却已粉碎。

戚笼还原薛保侯的拳术,远比修习阎佛寺的拳术要容易,这倒不是说,薛保侯所学比阎佛寺传承要低上一档,而是之前薛保侯容纳了半条龙脉,一身武道记忆也烙印在龙脉之中。

戚笼修行拳术,就像是回忆起某件事一般,很顺利,没有任何阻碍。

甚至还推陈出新,将薛保侯的炼体手段与《骨头书》五大炼法结合起来。

横炼法在炼而不在发,杀戮武道在发而不在炼,是在原有肉身的前提下,疯狂榨取肉身潜力,提升杀伤力。

譬如《堆骨叠肉千人斩》,便是借助骨肉之间的研磨,肉做鞘来骨做刀,把肉身上所有骨头都磨成锋利的武器,五指做针、小臂为刀、肩头做枪,脑袋做攻城锤……

在魔种的作用下,这些往往要几百、上千个孩童做实验材料,才能有一两个完成品的极端武道,对于戚笼来说只是一簇而就,甚至还可以更加极端。

戚笼自认为没什么拳术天赋,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他刀术天赋倒是很强,而拳术天赋全是龙脉的附赠品,所学拳术也大多是前人产物,唯一炼出的‘蛇形拳、蟒和尚’也不是他独创的,而是综合了龙形的变化和与佛意的融合。

而这世上至少有上百种不同风格的蛇形拳。

罗武皇说戚笼是武道天才,那完全是眼瞎。

所以在建立大武行体系前,越要了解不同拳术的演化。

越是积累,他的‘灵感’就越多。

杀戮武道,便是一个上等的武器库。

而有句老话说的好,不需要成为巨人,只要成为站在巨人肩上的那一位就好了。

戚笼还有大杀招‘丹劲’呢。

这一路上,修炼阎佛寺武学倒还在其次,他一路上刻苦钻研的,其实是武道之神留给人间的瑰宝。

而到目前为止,他已经领悟其中五成了。

一脚站在武道之神的肩膀上、另一脚踩在未来佛的肩上,屁股还坐在波旬的琉璃宝座上,戚笼创立的大武行体系若不是前无古人、独一无二,他都可以自杀以谢天下了。

戚笼把薛保侯所有武道秘籍都烙印在脑中后,这才推帘而出,帘外,翡翠先生和几位校尉早已等候多时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侯爷,三十六堡已经将自家人马送了过来,两千骑兵,三千步兵,都是强军种子,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的后勤供给、上百件神异物、一万件道器斩邪刀、一万件道器烈火弩……”

戚笼面无表情的听了一遍后,缓缓点头,“能用的立刻装备,剩下的还是按照老办法,走密道送往关外。”

“还有,十大堡主的子侄已经在营外,想要拜见您。”

“没空,本侯马上要去承天堡,除了十大堡主的私兵还是他们子侄掌控外,剩下的兵马全部打散,然后交给我们的人。”

“是,侯爷!”

几名校尉目光一亮,谁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变多。

而且多了这五千名兵卒,至少要增加二十名‘校尉’,估计军中又是一番明争暗斗了。

“先生,观我麾下兵马,形势如何?”

翡翠先生沉吟了下,道:“侯爷的兵马,在同级别的将军中,应该是最强。”

“但在督护府,他们还不能称作最强?”戚笼目光灼灼的看向对方。

翡翠先生实话实说:“跟府上的几大强军相比,还是有一些差距的。”

“差距在何处?”

“这——”

真要说差在哪里,翡翠先生还真不知该怎么说,毕竟衡量一军之力,并非只是堆叠高手那么简单,强军之强,便是在于同等数量下,拥有五十位一流高手的兵马,可以战胜一百位一流高手的敌军。

“或许是杀性太重,能杀而不能收?”

翡翠先生试探性提出了一个想法,这也是所有二流强军的共同问题。

杀戮武道,并非所有人都能摆脱杀意的纠缠,或者说,绝大多数人,都无法摆脱杀意的纠缠。

“并非如此,”戚笼平静道,“是杀意不够重才对。”

话音一落,滚滚乌云便把天空笼罩,然后在一刹那间,在众人眼中,一座座刀山,一片片火海拔地而起,无数鬼怪妖魔阴影在其中张牙舞爪。

“凡胎浊质,走肉行尸,历劫至今,罪如山海。”

戚笼不仅没有消除杀意,反而借助龙脉对风水之气的演化,将杀意提升百倍千倍。

“踏刀山,破血海者,得我无间杀道传承!”